1. 什么是区块链_比特币行情_数字货币量化 - 兴耀区块链 > 比特币 >

被提前的西南雨季,与暴富的比特币矿工

距丰水期还有两个多月,四川、云南的深山矿场,还是一片沉寂。

一批批矿机,即将从内蒙古被运往此地,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它们会被放进藏匿于深山之中的矿场,在暗夜中闪烁。那是财富的信号——它们挖出的比特币,如今一枚价值已经达到5.4万美金,相当于一辆Model S,或者西南小镇上一套房子的价钱。

往年,矿机们在5月雨季快到时才会抵达西南,这次,因为内蒙古计划关停挖矿项目,一部分矿工的迁徙被迫提前。

对于矿工而言,这依然是一桩不错的生意。过去12个月里,比特币最高涨幅超过1400%。在中国,收益与之相当的合法投资项目,几乎为零。

而迁徙一直是矿圈生活的常态。丰水期迁徙往南方,枯水期迁徙回北方;从熊市迁徙到牛市,再迁徙回熊市……他们的生活,就是一次迁徙接一次迁徙,一个周期接一个周期。

沙漠植物会在干旱时蛰伏,在雨水到来时肆意生长。如今,矿圈又等来了自己的雨季,整个行业都弥漫着财富的气息。

风波

如同蝴蝶效应一般,内蒙古的一条新政,直接引发了一场矿圈风波。

2月下旬,内蒙古宣布,4月底之前,计划全面清理关停挖矿项目,以完成“十四五”能耗双控目标任务。影响很快落地,当地矿场主墨非发现,有些矿场关了,有些则在限负荷,“比如原来2万千瓦,现在1万千瓦”。

市场风波由此开始。在内蒙,一小部分挖矿设备被打包装上物流货车,驶上高速,它们要经过日夜不歇的几日奔波,目的地是新疆、四川和云南。

去西南,这原本是它们在每年5月之后才会经历的迁徙。

被提前的西南雨季,与暴富的比特币矿工

挖比特币,新疆和内蒙古用的是火电,四川和云南用的是水电。而水电季节性很强,只有在5月到10月的丰水期,电费才会比火电有优势。

矿工陈恺平的矿场位于云南北部的崇山峻岭中,他的合伙人中,包括一位水电厂老板。方志明了解到,在当地,枯水期拿电成本约为二毛八,丰水期拿电成本是一毛一到两毛。如果是托管矿机的矿场,还要收场地、运维、管理费用,每度电的成本会多出五分钱。

而内蒙古的电费一度是三毛多。对比之下,在枯水期,云南的电费并没有优势。因此,矿工都是枯水期在新疆和内蒙挖矿,丰水期将矿机运到四川和云南挖矿,如是往返。

陈恺平已经捕捉到了这场被提前的迁移。“听说已经有部分矿机在来云南和四川的路上了”,他对“首席人物观”表示。

在比特币高企的当下,因为迁徙带来的电费成本增长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中国如今占据着比特币全网65%的算力,也就是说,全世界有六成五的比特币都是在中国被挖出来的。但在国内,挖矿产业一直处于灰色地带,政策并不明朗,各地政府对于挖矿的态度也不一致。

在四川,它是受欢迎的。得益于丰富的水资源,四川每年都会产生很多富余水电“弃水”。最近,四川还被国家能源局点名:2020年全国主要流域“弃水”电量约301亿千瓦时,四川就占了202亿千瓦时,而这些“弃水”又主要集中在大渡河干流。

“政府发现,挖矿可以消纳很大一部分弃水,所以对挖矿的态度相对开放。“在四川某矿场负责运维工作的小娟表示。这个矿场就坐落在大渡河畔。

但在内蒙等地,则有所不同。“内蒙古的火电可以直接输到北京,不存在浪费问题。实际上,从2018年到现在,每年内蒙古都会出台整治挖矿的政策。今年具体会如何发展,大家都还在观察。”墨非说。

狡兔三窟。为了应对政策变化,一些矿工很早就开始在海外设立矿场。

墨非有5个矿场,其中的一个就是2019年在哈萨克斯坦设立的。那一年,“虚拟数字货币挖矿活动”被国家发改委列为“淘汰产业”,为了分散风险,墨非通过一个在哈萨克斯坦经商的朋友,跑到当地开矿场。

哈萨克斯坦煤气资源丰富,火电发达,电费也很便宜,每度在两毛左右。墨非的这个矿场逐渐发展到了20万千瓦负荷,“现在一年收益大概五六千万”。

目前,中国矿工的脚步已经走遍了世界,哈萨克斯坦之外,在中东、俄罗斯、美国等地,都有他们的身影。逐“水草”而居,就是对这个群体最贴切的形容。

“内蒙不让挖,还有四川,有新疆,有云南。比特币是全球化的,如果国内不让挖了,把矿机拉到国外去就行。”墨非从来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。

而内蒙古计划全面清理关停挖矿项目的消息,对币价未必是利空。

3月1日,比特币跌到了4.3万美元。一天之后,就又涨回到5万美元。有外界分析认为,这是因为人们担心内蒙古关停挖矿产业后,比特币将更加紧缺——中本聪在2008年设计比特币时,就将其总量定为2100万个,永不增发。

数量有限的前提下,任何风吹草动,都会放大人们“物以稀为贵”的心理。

丰收

2020年下半年到2021年上半年,是挖矿行业大丰收的一年。

陈恺平有几千台矿机。一边挖,一边卖,现在他和合伙人每天能赚十多万元。

自己挖出来的币,成本只有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。也就是说,如果一个比特币卖5万美元,那自己挖出来一个,成本只要1.7万美元,净利润就是3.3万美元。

很多入场早的玩家,已经赚得盆满钵满。

“我们的老客户中,80%到90%都在今年赚到钱了。”在四川某矿场工作的小娟说。

矿场为矿工托管矿机,收取电费和托管费。越是牛市,生意越好,小娟表示,尽管距离丰水期还有两个多月,但他们的大部分负荷都被订完了。

囤积和转卖矿机,也能带来巨额收入。“在上涨周期中,矿机涨得更快,也更保值。”墨非把手头的绝大部分比特币都换成了矿机,现在他已经有几百台矿机,身家不菲。

囤矿机的利润不亚于炒币。

2020年6月,比特币价格是1.82万美元时,墨非开始囤矿机。他买了S19 pro的期货矿机,当时价格是一台1.78万元,如今已经涨到8万元,涨了4倍——这显然超过了比特币的涨幅。

仅这一个操作,墨非就赚了上千万。

但这样的财富故事很难直接复制了,现在哪怕有钱,也很难买到矿机,比特大陆和神马的期货矿机,排队排到了10月以后。

去年,陈恺平卖给一位客户200台神马M21矿机,现在,同样的矿机,价格翻了三倍多,“如果对方一直拿着,能赚一两百万”。

牛市一旦到来,空气里都弥漫着财富的气息。

只是,比特币的起落太过剧烈,在牛市到来之前,很多人挺不过熊市。

最近的一次至暗时刻,发生在2020年3月12日。当天,比特币24小时跌幅超过了30%,次日,又一口气跌到3800美元。当时有报道称,“一大批矿民们倾家荡产,纷纷变卖矿机,甚至发誓永不踏入这个行业。”

市场心理从极度贪婪到极度恐惧的骤变,发生在一夜之间。

被提前的西南雨季,与暴富的比特币矿工

图:币圈的爆仓和暴富往往就在一夜之间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不代表我们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sendtide.com/a/tuiguang/214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549334474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